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边摸边吃奶边做爽文

江小狼,大号江天朗。之前,江南曦一直喜欢叫他小朗。在他两岁的时候,他看动物世界,疯狂地喜欢上了狼,尤其喜欢狼崽崽,就逼着江南曦喊他小狼。

他说,他要做头小狼,保护妈妈。

于是,他的小名就成了小狼。

一辆黑色商务车,停在了母子二人面前。车门一开,走下来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。

他几步走到江南曦面前,说道:“小姐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这个男人,是江南晨的助理,名叫祁泽。

江小狼骨碌着大眼睛,瞟了祁泽一眼,小嘴一撇,说:“你不是舅舅。”

他并没有见过舅舅真人,却和舅舅视频过,所以一眼就看出了区别。

祁泽笑了,弯腰抱起江小狼,笑道:“我是你舅舅的助理,你可以叫我祁叔叔。我现在带你去见舅舅,好不好?”

江小狼看向妈妈,江南曦点头。

三个人上车,祁泽才说道:“小姐,我先送你和小少爷回公寓吧?江总两年前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房子,钥匙一直在我这里,除了我,没有人知道。”

江南曦说:“先带我去医院,我要先见见哥哥。”

祁泽点点头。

江南晨在半个月前开车,意外坠下了山崖。祁泽找了三天才把他找到,当时他只还有一口气,送到医院,直接被医院宣布死亡。

祁泽不甘心,跪求医生抢救。

也是江南晨命大,他竟然又恢复了心脏跳动,但是一直没有醒过来,被医生判定为植物人。

祁泽这才联系国外的江南曦,告诉了她实情。

江南曦放下国外的一切,毅然带着儿子回到安城。

一个多小时后,车子到达安城中心医院的住院部楼下。

江南曦抱着儿子,跟着祁泽坐电梯到了病房。

这是一个高档单人病房,原本意气风发的男人,此刻正病弱苍白地躺在病床上。

江南曦看到哥哥的第一眼,眼泪就冲了下来。

当年,因为妈妈发现了爸爸偷偷在养着外室,而且外室还有一对和江南曦差不多大的儿女,无法接受,毅然选择了离婚。

江南曦选择跟着妈妈走,而江南晨选择留在江家。

他说:“只要我在,妈妈和妹妹,就永远还是这个家的人!”

后来,外公外婆生病,妈妈生病,以及他们病故所有的费用,还有江南曦的生活费,学费,都是江南晨千方百计,从江家抠出来的!

哥哥是江南曦背后的大树和大山,而现在,这棵树,这座山,却倒下了。

她手指颤抖地抚摸着哥哥苍白的脸庞,泣不成声:“哥哥,曦儿回来了,你睁开眼睛看看曦儿……哥哥,你放心,曦儿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……曦儿一定会让害你的人,付出代价!”

一直都是哥哥守护着她,现在,换她来守护哥哥!

江小狼见妈咪哭得这么伤心,又看看没有丝毫反应的江南晨,心情也有些沉重。

他绷着一张小脸,小手握住了江南晨的大手,很郑重其事地说:“舅舅,我是小狼哦。我知道你生病了,你放心,我会保护好你和妈咪的。但是,舅舅,你也不能偷懒,不要让我和妈咪等太久哦!”

他抬头对江南曦说:“妈咪,舅舅会醒过来的!”

江南曦摸摸眼泪,哽咽地问:“要多久?”

江小狼摇摇头。

祁泽在一旁很诧异,江南曦是医生,怎么会问一个孩子这样的问题?

他不知道,江小狼有个特异的功能。他在和别人身体接触的时候,会看到这个人,在未来某一时刻发生的事。

他刚才握着江南晨的手的时候,就看到了江南晨坐在病床上,妈咪开心地喂他吃饭的情景。所以,他才很笃定地告诉妈咪,舅舅一定会醒过来。

他的这个特异的功能很有限,只能看到未来的一个片段,或者说一个场景,但是他不能确定,这个场景会发生在多长时间之后。

而且他并不是能看到所有人的未来,妈妈和他自己的,他就看不到。

但是他的话,也给了江南曦一颗定心丸。

她擦干眼泪,对祁泽说:“你先带小狼回公寓休息,我要去见下院长,和他商量一些事。”

“好的,小姐。”祁泽答应一声,就抱着江小狼离开了。

他们离开医院大楼的时候,和一行人擦身而过。

那一行人中,一个高大冷酷的男人,身前抱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。他们身边还跟着一个清瘦的男人,他一脸焦急,还不时轻声安慰那个女人。

江小狼被祁泽抱着,他耷拉在身边的小手,无意地在清瘦男人的肩头擦过。

江小狼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,这个男人会给妈咪下跪,怎么回事?

他扭头再去看那一行人,他们的背影,已经消失在电梯里了。

他抿抿小嘴巴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跟着祁泽走了。

院长办公室,年高半百的陈院长,看到江南曦,非常高兴。

“江小姐,没想到这么快见到你了。墨先生还好吗?他有没有和你一起回来?”

江南曦礼貌地说:“我老师很好,他并没有和我一起回来。我这次回来,是因为我哥哥。”

陈院长点头,指着一个文件袋说:“明白,你哥哥出这个事,我也感到很惋惜。他的病例以及做的所有检查结果,都在这里了。”

江南曦点头,打开文件夹,认真地看了起来。

她是医生,而且还是在最近两年,在国外声名鹊起的外科医生,因此,这些资料,她一目了然。

然后她说道:“我哥哥这种情况,是受伤后没有及时得到救治,从而有淤血大面积压迫了中枢神经导致的。我有办法,让哥哥醒过来,所以,以后我哥哥交给我来治疗。一切用药,都按照我的医嘱!”

陈院长点头:“可以,我会让专人配合你。江小姐,我还有个不情之请,能不能请你在我院任职?院里可以免去你哥的所有费用!”

江南曦想了下,说道:“我很感谢陈院长的盛情相邀,只是我刚回国,可能会比较忙,没有办法每天在医院坐班!”

陈院长简直是大喜过望,“没关系,你有空就到门诊转转就行!”他太知道江南曦的价值了!

就在陈院长和江南曦说话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。

他一看来电显示,不敢怠慢,连忙对江南曦说:“江小姐,不好意思,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江南曦点头:“嗯,您随意。”她低头看着哥哥拍的片,确定淤血的具体位置,好做出治疗方案。

只是不到一分钟,陈院长就打完了电话,对江南曦说:“江小姐,不好意思,有一个急症病人,我要去看看。”

江南曦收起哥哥的病例,说:“那我先告辞,明天再来医院。”

陈院长却说道:“能不能冒昧地请江小姐,和我一起去看一下那个急症病人?”

江南曦明白,这是陈院长对她的考验,也是给她创造一个立威的机会。

她就笑笑说:“陈院长客气了,难得有这个向前辈学习的机会,非常愿意。”

她谦卑的态度,让陈院长很受用,就哈哈一笑,然后领着她,坐电梯,到了二楼的一间急诊治疗室。

治疗室的面积不大,现在挤满了人,更显得房间逼仄。

在医生护士环绕的治疗床上,躺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。她脸色苍白,满头冷汗,嘴唇都发紫了,还不停地哀嚎,身体不停抽搐。

她的腹部,有些突出,好像是三四个月的孕妇。

江南曦看到这个女人,不由得眼眸一深。

她不由扭头看向病床一侧的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身材高大,一张帅脸,如鬼斧神工雕刻的一样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!

只是那样一张让万千女人犯花痴的脸,冷沉得要滴出水来。他气场强大的,好像自带制冷效果,让人望而生畏,不敢往前凑。

而另一个男人,稍微矮一些,身材有些清瘦欣长,一张脸清秀而俊朗,让人如沐春风。

这两个人还真是两个极端,一个冷得骇人,一个暖得醉人。

只是这个清瘦的男人,脸上满是焦急,眼神全在治疗床上的女人身上。

江南曦看到这个男人,控制不住地浑身一颤,心头涌起万般恨意。

这个男人,就是当年无情抛弃她,还让她在众多同学面前蒙辱,从而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,高伟庭!

那个女人,当然就是夜兰舒了。

另一个男人,江南曦不认识,想必应该是夜兰舒的哥哥。

以前就听她说过,她有个很宠她的哥哥。

呵呵!真是冤家路窄,没想到她回安城的第一天,就遇到了他们!

他们让她痛苦了这么多年,让她一个人流落他乡,遭遇了那么多的磨难!

这笔账,她一定要找他们算的!

那三个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她,因此,她就站在陈院长身边,努力隐忍着。

站在高伟庭身边的那个高大男人,正是夜兰舒的哥哥,夜北枭。

他见陈院长走进来,连忙上前,说道:“陈叔,你快看看兰舒,她疼得厉害。”

陈院长连忙说:“我来看看,你别着急。”

他走到夜兰舒身前,仔细查看他的症状,说道:“肠梗阻吗?刘医生,做检查了吗?”

旁边的刘医生连忙说:“院长,做了,你看,”他说着把检查结果递到陈院长手里,接着说道:“患者之前有慢性肠炎,这次吃了刺激性食物,导致肠梗阻。现在肠壁已经发黑,肠壁失去张力,必须尽快手术,否则极有可能引起肠破裂,引起腹腔感染。但是患者不愿手术!”

陈院长点头看向夜北枭,说:“夜先生,夜小姐这种情况,不适合灌肠,必须尽快手术,才能尽快减轻痛苦,防止肠破裂。”

夜北枭不懂医术,他见陈院长都这么说,就看向高伟庭。

高伟庭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做医生,毕竟是医学院毕业的。

他点头:“我同意手术。”

他低头对夜兰舒,声线温柔:“兰舒,这是个小手术,很快的,不会很痛苦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!”

他温柔的声线,一如往昔他在江南曦耳边深情低语,让她控制不住地心头颤抖,眼眸酸涩。

他依然温柔如斯,只是不再是对她!

江南曦的指尖几乎都要掐进肉里,才能保持着脸上的平静。

夜兰舒痛苦地闭着眼睛,抽泣着说:“我不想肚子上留个疤,太丑了!”

这女人原来是为了身材美,才不愿做手术的。

江南曦眼眸微沉,不由得紧了紧手指。

夜北枭看着妹妹,关切中透着严厉:“兰舒,什么时候了,你还胡闹?你的身体要紧,先手术……”

夜兰舒依然抗拒:“哥,我不要手术,一定有别的办法的……”

陈院长为难地说:“夜小姐,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手术……”

江南曦适时插话道:“陈院长,我可以让夜小姐不用动手术,而恢复肠道畅通,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!”

她一说话,众人的目光都倏地转移到了她的身上。

陈院长也有些诧异。在医学上,西医对待肠梗阻,轻者灌肠,重者手术割肠。中医一般用中药疏通肠道,但是也需要两三天,才能好转。江南曦刚才却说,她几分钟就能让让肠梗阻疏通,这怎么可能呢?

夜北枭最在意妹妹的痛苦,他最先问道,只是语气却是冰冷的,像是质问:“你要怎么做?有没把握?”

他那气势,好像江南曦如果说没把握,他当场就会拍死她。

江南曦却淡淡一笑:“当然有把握,只是不知道你的宝贝妹妹,愿不愿意让我治了!”

这时高伟庭和夜兰舒才转头看向江南曦,不由得都愣住了,怎么是她?她六年前不是人间蒸发了吗?她怎么突然冒出来了?

高伟庭望着江南曦,一时间百感交集,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夜兰舒一时忘了疼痛,紧紧地抓着高伟庭的手,警惕地瞪着江南曦,有气无力地说:“江南曦,你要做什么?我休想害我!我不要你治,你走!”

江南曦依然淡笑着说:“夜兰舒,你不让我治也没关系,我本着救死扶伤的职责,明白地告诉你,你梗阻的位置在十二指肠的下半部分,也就是下腹部。梗住有五六厘米长,如果手术的话,你的这一段肠道都要被割去。不但你的肚皮上,会留下一道丑陋的疤痕,以后吃饭不能吃太撑,大解都不能使劲,否则一不小心,肠子就断了…… ”

夜兰舒也是学医的,她怎么会不知道手术的结果?虽然江南曦说的有些夸张,但是这也是手术后必须主意的事项。

这还不是主要的,更重要的是,手术很伤身体,她至少要调养半年,才能恢复如初。更何况,一旦手术,自己美玉无瑕的身体,就会留下一道丑陋的疤!

可是她也清醒地知道,她现在这种情况,必须手术!

如果江南曦真的有办法救了她,让她免于手术,她是求之不得的!

她对江南曦的医术还是很佩服的,江南曦当年可是医学院的学霸。他们一起在医院实习的时候,她和别的同学只能在手术台前旁观,而江南曦就可以和主治医生联手做手术了!

但是,那是江南曦!当年,她夺走了高伟庭,还当着同学的面羞辱了她,她会好心救她?

她还没有那么天真!

她不由地看向她哥,虚弱地喊了一声:“哥哥……”

她的一声呼喊,夜北枭就明白了。

他冷冽的眼眸凝视着江南曦,沉声命令道:“你,现在,马上,立刻为兰舒治疗!而且,必须治好!”

他虽然不了解,这个女人和妹妹之间有什么过节,但是这个女人既然能救妹妹,她就必须得救,而且还得救好,否则,后果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!

在安城,还没有人敢糊弄他夜北枭!

江南曦一怔,忍不住抬头看向他。明明是一张帅气逆天的俊脸,却霸道冷酷得像是黑面阎罗。

她心里冷哼了一声,当她还是几年前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小女孩啊?

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:“威胁我?夜先生一向是这样求人的吗?”

求人?他夜北枭什么时候求过人?

他冷声说道:“你可以开个价!”

果然是财大气粗!

江南曦不屑地撇撇嘴,脸上依然带着浅淡的笑容:“夜先生误会了,我这个人有个毛病,心情好呢,救人一命我也分文不取,心情不好呢,就算是天王老子,我也不治。刚才那话,就当我没说!”

她转头对陈院长说:“陈院长,你先忙,我先告辞了!”

她转身就走,显然,她现在心情晴转阴了,不治了。

就让夜兰舒那个女人破肚割肠好了,关她毛事啊?她想报仇,有的是机会。威胁她,命令她?呵呵!

夜北枭一蹙眉,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识时务!

他大手一伸,掐住了她的肩膀,用力一带,就把她带到了自己的面前,冷酷着一张脸,“女人,识趣点,赶紧救人!”

他的大手如铁钳一样,捏得江南曦的肩头生疼。

可是她扬着一张素净而明艳的脸,毫无畏惧,一双澄澈的眼眸,染上几分的冷意:“夜先生,你捏疼我了,你最好是先给我道歉!”

“道歉?”夜北枭冷哼一声,倒有点佩服眼前这个小女人的勇气。在安城,还没有一个女人敢让他夜北枭道歉,更没有一个女人,敢瞪他!

“我夜北枭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道歉这两个字!”

他不但手上没有松力,反而加大了力道,把她推到了治疗床前:“既然说了大话,就赶紧给我治,否则,你不会完整地离开这里!”

江南曦的肩胛骨几乎要被捏碎了,疼得她眼圈都红了。

可是她却忍着疼,翘着唇角说:“既然你这么诚心地求我救她,那我也有个条件!”

夜北枭心中鄙夷:“随便你狮子大开口!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情感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xcun.com/36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