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家四口换着做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

回头看她的脸色不对,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就看见前面站着两个人,接着她脸色也是一变,但是这一次,却不是后退,而是直接往前走了就去了。一家四口换着做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

“这还真是巧啊,我们有多久没见了?”孟婷说着,就直接来到了男人面前。

李浩宇听到这声音,回过头,一看是孟婷,也是皱着眉头。

他还没说话,就听见陆雨涵很不满的开口,却是对着门口的导购说道:“你们怎么回事啊,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?”

“人家开店,我们是过来买东西的,怎么就不能进来了!”孟婷一听这话,瞬间起了一顿火,昂着头,直直看着陆雨涵:“难道这里正常人不准进,就允许你们这种横着走的小三儿进来?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陆雨涵眉毛一竖,也是狠狠瞪了过来。

孟婷一点都不畏惧,大有一副你敢动手我就打趴你的模样。

陆雨涵虽然不怕,可这要是在这闹起来就太丢了人, 她想着,马上转头看了安诗琪一眼:“我说是谁说话嘴这么臭呢, 原来是你的朋友。”

“你不要转移话题,不就是个小三么,我们诗琪性格好,不跟你这么两个狗男女计较,你还真以为她好欺负?”孟婷挡在安诗琪面前。

她是直接看着李浩宇的,她知道这个人的性格,安诗琪当他是个宝,可她眼里,这李浩宇也就是好看一点,本质也不过是一个虚伪的凤凰男。

“你!”陆雨涵眉头死死搅在一起,她咬着唇,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这里的店员和导购,可都是认识她的!

导购也伸着脖子,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了看。她这时候也真是认出了陆雨涵,倒不是因为她是什么大客户,只是这个人过来的时候,总是喜欢炫耀。

一高兴了之后,倒是也大方,会送给她们一些东西。

不过这种客户,在大东方里就多了去了,要说尊敬她,那是不可能的。私下里,她们还会八卦一下,这些贵妇人大小姐的私生活。

毕竟这里的客人,很多都是成天无聊无工作的女人,可是有很多八卦消息可以听的。

她最近,也是听说这个陆雨涵的未婚夫,其实是从人家手里抢过去的。

没想到,这时候两个人居然遇上了!

这还真是好戏!

导购简直就要拿出瓜子来了,但是看着陆雨涵的时候,也立刻收了表情。她也听说,那个倒霉的前女友,其实没什么大身份。

她犯不着为了看好戏,得罪了自己的大客户。

想着,她快步走了进去:“您好,这两位小姐,这里是不允许吵闹的,所以请二位……”

“到底是谁再吵,我们是客人,可是这个小三,一看见我们就开始心虚跳脚,你应该赶他们出去!”孟婷也确实生气了,她豪气的抓过安诗琪手里的信用卡,往展示柜台上一拍。

导购一看,顿时也不敢再说。

“一口一个小三,你以为你是谁啊!我是小三?呵,浩宇,你自己说,我是不是小三?”陆雨涵一看孟婷手里的卡,也有些纠结。

她知道这可不是一般上班族就能办得下来的,顿时还以为这是谁家的名媛,不由也退了提,抓着李浩宇的胳膊:“难道不是你看这个人,又丑又穷,然后提出分手之后,和我在一起的吗?”

“你睁着眼睛跟你说瞎话!”孟婷大骂。

“哼,浩宇,你说嘛,是不是啦。”陆雨涵是吃准了他,这时候不会否认。

两个人恋爱,什么时候分手,还是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。只要李浩宇不承认,那安诗琪也不可能拿出什么证据去证明。

想着,陆雨涵更得意,她昂着下巴,直直看着安诗琪:“我说你也真是脾气不改,上一次就是在我们公司打闹了一场,结果实习期都没过就被辞退了,现在不仅是在公司里闹,怎么还带着人,出来闹了啊,你以为这是你家楼下的菜市场么?”

“你!”孟婷听着又要上去,安诗琪却一把拉住了她:“好了,你不要闹……万一保安上来就不好了……”

“可是!”孟婷还不服气,可是看见安诗琪的表情,她也只能闭了嘴。

安诗琪脸色已经惨败了,她咬着嘴唇,却是在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,可是如今遇见这两个人,她却还是觉得难堪。

她转头看了李浩宇一眼,却一眼就瞥到了他手上的薄荷绿的袋子,顿时脸色也白了一层。

她知道那里面是什么,在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,她也曾经无数次幻想过,在结婚的时候,她能拥有这里的珠宝,光鲜亮丽的,走向自己最喜欢的人……

Tiffany……是戒指吗……

安诗琪死死盯着他的手,李浩宇也注意到了,他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……

这时候,陆雨涵却又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从他手中抽出了那个纸袋,接着从里面拿出了一只薄荷绿的天鹅绒盒子。

缓缓的打开,耀武扬威一般,在安诗琪面前一晃,里面是一只由碎钻簇拥着一颗大粉钻,构成一只天鹅模样的戒指。

“哎呀,上次选好的南非的粉钻,浩宇,你之前就说过,这粉色特别衬我的皮肤,结婚的时候我们也去买粉钻,做结婚戒指好吗?”

说着,陆雨涵却又朝安诗琪看了一眼,故作放心的松了口气:“还好这戒指没有被偷,之前看着有人一直盯着看,我还以为它被偷了,现在看,可能是有人嫉妒吧。”

安诗琪听着她炫耀的话,死死咬着嘴唇,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忍了!她又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李浩宇。

李浩宇只是站在一边,从头到尾却都没想过要站出来说一句话。

陆雨涵见状,勾着嘴角,她拿出戒指,递到了李浩宇面前:“浩宇,刚才我都没试,你帮我带上好不好,这样,我就不怕有一个些穷酸鬼,自己没本事,却惦记别人的东西了。”

“你指桑骂槐的,说什么呢!”孟婷一听见就不乐意了,跳着脚就要冲过去。

陆雨涵见状,却又立即将盒子收了起来,她捂着胸口,皱着眉头,娇滴滴的说:“你这是要怎么,明着抢么?”

这时候,她也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孟婷估计也没什么本事,不然早就发难了。

“雨涵,你还是少说两句吧……”李浩宇这时候,也有些难堪了。

之前,陆雨涵在公司里这么大闹了一场,又摔到了脚,所以他才答应过来陪她挑选戒指,算是补偿。

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,居然会遇见安诗琪。

他想着,目光又飘到了安诗琪的身上,今天安思琪穿的是最平常,也最简单的牛仔T恤,可是这样也掩盖不了她姣好的身材,还有她低着头,眼角通红的样子。

让人觉得她是一只被欺负的小动物,忍不住想要将她抱在怀里,好好安慰一下。

可是,他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,吞了吞口水,小声的说:“安安,你们既然要买东西的话,那就来选吧。”

陆雨涵听着安安两个字,只觉得无比的刺耳,她冷笑了一声:“这样的人能买得起什么?你看她们那样子,不就是过来想要看一看,拍个照嘛,这样的人我见多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!”这时,一个声音冷冷打断了她的猜想。

可是一句却不是孟婷说的,而是出自一直站在旁边忍受羞辱的安诗琪之口。

陆雨涵看过去,却看见安诗琪已经一改之前的畏缩,挺直了腰背,昂着头站在她面前。

安诗琪的脑海中,满满都是刘宇和之前的女同事的形象,她学着这个样子,一步一步,走到陆雨涵面前:“我的确是过来挑选东西的,我想要一只手表,不知道有什么推荐的吗。”

“要手表下楼右转,学生用品店里面,200块钱的手表多的是,最适合你这种廉价的人了!”陆雨涵被她这气势吓了一跳,不过她也很快反应过来,丝毫不输的抬着自己的下巴。

她将李浩宇的手挽得更紧,整个人都依在他的身上,语气十分的不屑。

“看来陆小姐,对儿童手表了解的很嘛。”安诗琪却是冷笑一声,完全不生气:“看来是经常了解啊。”

“你!”陆雨涵还没有想到,安诗琪突然变得这么会说话,也是心里一惊。

但,也远没有到,她不能反驳的时候,她微微顿了顿,就立刻想到了反驳的话:“对呀,毕竟我现在已经有未婚夫了,我想以后我的孩子也总是需要这些东西的嘛,提前了解,总不是坏事儿。”

说着,她顿了顿,扬了扬手里的盒子:“毕竟,我可跟你不一样!”

“雨涵……”李浩宇听见这话,也是脸色一变,他慌忙的要开口,陆雨涵却是一把拽过他的手:“你说是不是啊?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来挑戒指的,我很喜欢这个戒指,浩宇,把你的戒指拿出来看看吧!”

“你们要炫耀戒指,大可以去对面的提夫尼里,我还不不知道,原来有人是喜欢在卡地亚店里炫耀提夫尼的。”安诗琪冷笑。

她说着,转头看向正在柜台里不知所措的柜员: “我需要一只比较商业的,女士手表。”

柜员一听这话,有些犹疑,但是看着安诗琪坚定的眼神,她也只好咳嗽了一声,介绍起来:“……啊,这只手表是今年的新款蓝气球系列,你看表盘是具有女性特色玫瑰粉,这款虽然是石英表,但是外观大气,很最适合商务用。”

“我喜欢这一款,浩宇,你买给我吧!”安思琪还没有说话,陆雨涵却又在旁边甜甜的说着,还晃了晃李浩宇的胳膊。

“好……安安,我……”李浩宇点了点头,可他的目光却仍旧停留在安诗琪的身上。

“浩宇,我要这个!”陆雨涵注意到他的目光,惊叫一声,用力扯着他的手,谁知被她这么一拉,李浩宇的手一松,购物袋掉了一地。

安诗琪一眼就看见里面的裙子,还有高跟鞋,各种首饰……

以前,李浩宇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好过。

她也从来不要李浩宇帮她买什么,她什么都不要,一直自己付出,所以如今才这么廉价的被人甩掉。

安诗琪想着,更用力的昂着头,呲笑一声:“这款表我不喜欢,我不喜欢和别人有一样的东西,我要的就是独一无二的,我看这款就不错,帮我包起来吧。”

安诗琪说着,随意指了自己手边的一款手表。

柜员看了她指的哪一只,却变了脸色,有点犹豫的说:“小姐,这款手表,是精钢的表盘,手工机械款,我们现在的售价是二十万五千……”

“我就要这一个!”安诗琪没等她说完,掷地有声的打断她,之后回头冷冷的看着柜员,接着她夺过信用卡,拍在柜台上:“刷卡!”

“帅!”孟婷在一边看着,立刻尖叫起来。

陆雨涵又是一顿,她指着之前介绍的那款手表,又开始抓着李浩宇的胳膊:“浩宇,你不是说了,今天是陪我出来买东西的吗!”

她也不是自己买不起,但是她就是要让李浩宇给她买!

这个安诗琪,她不会输给她的。

“好,我给你买。”李浩宇手上一痛,看着陆雨涵扭曲的脸,他心中升起一股厌恶,但还是认命的掏出了卡,今天他可算得上是大出血了。

想着,他不禁也想到了安诗琪之前那款机械表的价格,更加犹豫:“安安,你怎么会有我……”

“好了吗?”安诗琪根本不等他说完,就冷冷打断了他,她回头看着柜员,柜员立刻将包装好的手表递了过来。

她自己看也没看,也没有听他说后续的保养方法,拿着东西就转身。

“我和某些人是不一样的,我是一个独立能够支付自己费用的人。”走到门口,安诗琪却停了下来,冷冷的说了一句,就拉着孟婷头也没回的离开了。

她听见后面有人在跳脚,不过,这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“安诗琪!你今天真是帅呆了,对他们这样的人,就要这样的态度!”回到宿舍,孟婷就抱着安诗琪的脖子,又跳又叫,跟个疯子一样。

安诗琪却是呆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不说话。

孟婷看她这样子有些不对,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问:“诗琪,你怎么了?”

安诗琪抬起头,却是一脸要哭的样子:“孟婷,二十万啊,我,我可不可以退款……这个表真的好贵啊……”

你……”孟婷还在担心她是这是不是遇见李浩宇心里难受,结果一听见这话,差点没有一头栽在地上,把自己撞死。

最后,她勉强的把自己脏话憋了回去,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你节哀啊,其实我觉得也不算贵的,这可是手工机械款的呢。”

安诗琪失落的点了点头,她这时候才完全回过神来。

之前,她也就只想着不能在那两个人面前输面子,可是……可是这一买就是20多万,她实习期啊,工资才多少,一年不吃不喝,都不够吧。

想着,她顿时又动了退货的心思。

虽然这样看起来是比较的怂,但是怂也没办法,她冷静的时候,还是很能掂量自己的斤两,从来不会好高骛远的。

“好了,你看这东西买都买了,而且标签都拆了,已经不能退了。”孟婷指了指手表侧边的小标签。

这一般都是不会拆掉的,但是之前柜员询问的时候,两个人都没听,说了什么谁也不记得了,她更是只顾着看陆雨涵的表情,恨不得当面就把价格标签贴陆雨涵脑门上。

哪里还想得到这些……

安诗琪瞬间都有点绝望了……

“你看,你难得有一件奢侈品,以后说不定还升值的,总裁直接把信用卡都给了,还能在乎价格啊?而且人家一只表,随随便便几百万,不会在意这个的,你也是为了工作嘛。”

孟婷跟在一边劝,她也知道,一两万还能咬牙忍忍,这一下就十倍,现在看起来确实也太冲动了。

虽然,只论过程的话,孟婷真觉得很爽。

想着,她也不禁在旁边有些羡慕的感叹道:“你说我怎么就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上司啊?别说是垫钱了,你看那个主管,今天你把他气着之后,他把工作全部甩给我了,我今天又给忙了一下午呢……”

“他怎么还没被开除啊,做出那样的事情也真有脸留在这儿!”安诗琪一听见这个,也只好暂时把自己的事情放下,赶紧过去安慰孟婷。

对于这个主管的手段,她真是太清楚了,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,就知道用职权压人。

“算了算了,谁能知道他在干什么呢?好了不要说了,买都买了,走,咱们去吃点夜宵吧,我请客!”孟婷也摇了摇头,拉安诗琪起来。

安诗琪点了点头,肉痛的看着自己手上精致的纸袋子,她恨不得现在就买个香炉,把这东西得供起来。

不过,也没有办法了,她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另一边办公室中,宋致远仍加班敲定收购条约。

吴秘书的手机,突然叮铃响了一声,他低头一看,是信用卡消费之后的回执短信。

吴秘书看着上面的数字,他皱了皱眉头,见宋致远并不在意,他轻咳了一声,故作感叹的说:“看来是买到合心意的了,不过……二十三万,她也还真是不客气。”

他小心翼翼的,把自己语气中的鄙视藏了起来。

吴秘书始终觉得,这个女人和那些想尽办法接近宋致远的人,没任何区别。

做出那些可怜的模样,也不过是一种高级的手段。之前他一直没有证据,只是自己揣测,现在一看安诗琪的消费账单,吴秘书觉得自己果然没有想错。

“23万,你认为很贵?”宋致远听见,却是轻描淡写的反问了一声。

“如果是作为总裁助理来说的话,这的确是一款衬得上身份的表,可是他才上班,拿着你的卡,也没有给您打过招呼……”吴秘书一听这话头不对,忙小心翼翼的措辞。

“我相信她明天会跟我解释的,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适的价格,这也是潜质。”

“……是,”吴秘书点了点头,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,他只是觉得这天上还真是下红雨了,他是第一次看见总裁这么在意一个女人。

宋致远这时候却有些难得的走了神,不知道为什么,收了账单,他的心里却是一阵的满足。

就好像,他希望安诗琪能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希望她能够开心。

“真是疯了。”宋致远咳嗽了一声,拉回了自己的思绪。

第二天,安诗琪照例上班,一来就直接去了秘书室。

她将卡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吴秘书的桌子上,然后,又朝他鞠了一躬。

“对不起,我昨天买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价格……总裁说,这个是从我的工资绩效里扣,所以我……”安诗琪很心虚,说话也是磕磕绊绊的。

她昨天吃了夜宵,还和孟婷昨天晚上讨论了一晚上,应该怎么跟上司说明这笔巨款用出去的原因?

安诗琪,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是因为跟别人赌气,所以才把这钱用出去的。

可是她也不能就说自己看好了这一款,毕竟她才是一个实习生,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的,到底哪家公司敢要这样的“人才”。

“总裁昨天就已经收到账单了。”吴秘书点了点头,然后随意的看了眼她的手腕,纤细的手腕上,黑色鳄鱼皮的腕带,加上碎钻的点缀,利落而不失格调,确实还不错。

他微微的点了点头:“至于这笔账,扣除费用也需要方式是按照年利率偿还利息,每个月从嚟的工资里,扣除两千,还完为止,有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!当然没问题!”安诗琪整个人都要兴奋的跳起来了。

但是她也牢牢的记住了,吴秘书昨天跟她说的话,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之后,却马上止住了自己兴奋的动作,然后朝他微微颔首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吴秘书微微一愣,这态度他倒是也满意,于是点了点头。

看安诗琪出去之后,吴秘书才疑惑的望着自己面前的信用卡。

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卡拿回了宋致远的办公室。

宋致远一看,立刻挑起嘴角:“如何?她给了你解释吗?”

“给了解释。并且偿还债务的方法,包括偿还利息这一点,她也立刻就同意了,这倒的确是个奇怪的女孩子。”吴秘书说着,又不可执行的摇了摇头。

宋致远听着也是勾起嘴角,往外看了一眼,自言自语的说:“说不定,她真的是一个能让人惊喜的人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情感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xcun.com/3331.html